我们阻止不了已经生成的阴暗,但可以重新接受光明  

阅读:57941 评论:373

第九节 来自有书共读主播悦兮

00:00/12:26

各位书友早上好,今日早读我们继续共读《罪与罚》。根据我们所拆的主题点,建议今日早读阅读第六章的第五至八节。

妈妈,我刚刚杀了人

用枪指着他的头

扣下了扳机,现在他已经死了

妈妈,人生刚刚开始

但我却把它全毁了

妈妈,我不想让你哭泣

如果明天我没有回家

你要活下去,如同一切都没发生过

太迟了,我的大限到了

我后背颤抖,全身疼痛

再见,我就要走了

离开你们,去面对现实。

——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

晚上六点多钟,拉斯柯尔尼科夫来到了母亲和妹妹的住处。自上回见面之后,他与母亲和妹妹就处于一种决裂的状态。

拉斯柯尔尼科夫来到门口,逡巡不前。是进去呢,还是不进去?

他好似下了很多的决心,敲了敲门,开门的是母亲。母亲又惊又喜,急忙把他拉进屋里。拉斯柯尔尼科夫看到家里只有母亲一人。

“孩子,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了,”她拿起那张刊登着拉斯柯尔尼科夫论文的报纸,“我一看到,就啊了一声。我心想,他正在思考这些想法。”

拉斯柯尔尼科夫拿起报纸,浏览了一下自己的文章,和所有作者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作品发表时一样,心里有一种奇怪的、苦中有甜的感觉。但才看了几行,他就皱起眉头,可怕的忧愁袭来。最近几个月来的内心斗争,一下子全都想起来了。他厌恶而懊恼地把那篇文章扔到了桌子上。

“别了,妈妈。”

“怎么!今天就走!”她高声惊呼,好像会永远失去他。

 “我该走了。”在这些可怕的日子里,他好像头一次变得心软了。他俯身跪倒在母亲面前,两人抱头痛哭。

母亲早已明白,儿子发生了某种可怕的事。而她对这一切不好过问,也无法过问。

“那天我就预感到了。我们刚一来到这里的那天,我一看到你的目光,心就猛然颤动了一下,今天一给你开门,朝你看了一眼,唉,我就想,决定命运的时刻到了。”

过了一会儿,她小心翼翼地问,“不是永别吧?你还会回来的,不是吗?”

“是的……会回来。”

下过一场雨,空气清新,在这个夜晚,一切变得温暖起来,明天一早,天就要放晴了。

拉斯柯尔尼科夫往自己的住处走去,他推开房门,却看到了杜尼娅。她独自坐在屋里,陷入沉思,看来,早已在等着他了。

看到他的一瞬间,杜尼娅惊恐地从沙发上站起来,她的目光一动不动地凝望着他,露出恐惧和无限悲哀的神情。单看这目光,拉斯柯尔尼科夫立刻明白,她已经什么都知道了。

“你去过母亲那里?你也告诉她了?”杜尼娅惊恐地高声说。

“不,我没说……没用语言说。不过有很多事情她都明白了。”

拉斯柯尔尼科夫坐着,垂下头,眼睛看着地下,杜尼娅站在桌子的另一头,痛苦地看着他,突然他站了起来,“我这就去自首。不过我不知道,我为什么要去自首。”

大滴大滴的泪珠夺出杜尼娅的眼眶,“你去受苦,难道不是把你的罪行洗刷掉吗?”

“罪行?什么罪行?”他突然发疯似地高声叫喊,“我杀了一个可恶的、放高利贷的老太婆,杀了一个吸穷人血的老太婆。杀了她,四十桩罪行都可以得到宽恕,这也叫犯罪?我不认为这是罪行,也不想洗刷它。”

“哥哥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!要知道,你杀了人呀!”杜尼娅绝望地叫喊。

“大家都在杀人,”他几乎发狂似地接着话茬说,“我想为人们造福,我要做千万件好事来弥补这一件蠢事。我做这件蠢事,只不过想让自己迈出第一步,弄到钱,然后就可以用很多好处来改正一切……可是我,我连第一步都不能坚持……”

杜尼娅痛苦地看着哥哥,她知道,在拉斯柯尔尼科夫的小世界里,对罪恶有着自己的定义。

他偏执地认为不平凡的人为了理想和追求可以不惜一切沉重的代价,例如杀人。

然而,当他清醒时,他又深受自己杀人的折磨。这样的冲突,让他时而清醒,时而迷茫,时而狂躁,时而消沉。

拉斯柯尔尼科夫的杀人理论是极端个人主义的,是家庭和社会的现实造就了他的悲哀。后来,又因为杀人,他的人性发生了转变。

在这一过程中,他始终处于“罪”与“罚”的拉锯战之中。

对他而言,身体上的病痛不足挂齿,心灵的歉疚不安才是最沉重的惩罚。而现在,他马上就要自我救赎了。

拉斯柯尔尼科夫每走一步就离自首更靠近了一步。但在那之前,他要去见下那个心爱的女人。

当他走进索尼娅的住处时,天快黑了。

整整一天,索尼娅一直在异常焦急不安地等着他。当她看到拉斯柯尔尼科夫出现在门口时,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。

“我会向上帝祈祷的。”索尼娅默默从抽屉里拿出个十字架,把他佩戴在拉斯柯尔尼科夫的胸前。

告别之后,拉斯柯尔尼科夫顺着运河的沿岸街走着。他贪婪地向左右观看,神情紧张地细细端详每样东西,可是无论看什么,一切都会从他眼前悄悄地溜走。

“再过一个星期,再过一个月,就要把我关在囚车里,从这座桥上经过,押解到什么地方去,到那时候我会怎样看这条运河呢……要是能记住它就好了?”这个想法在他头脑里忽然一闪。

拉斯柯尔尼科夫当然不想在监狱里度过余生,但他并不怕在监狱里度过余生。

正如他心中所想的,杀死老太婆这件事,其实杀掉的是他自己,那一斧头落下去,他这个人,就永远毁了。

而现在,一切,终于要结束了吧。

妈妈,我不想死

有时候我希望我从没来过这个世界

电闪雷鸣,让我战栗

你以为你可以用石头驱赶我,唾弃我的双眼

你以为你可以既爱我,又让我去死

哦,不能这样对我

我只想离开,只想马上离开这

一切没事

一切没事,于我无异。

我的耳边再次响起了皇后乐队的

——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

日签可保存分享哦!

作者:林小白,有书智库领读达人/多平台认证讲师,出版了《每天多出一小时》《行动力》,公众号:林小白向上管理。

主播:悦兮,有书签约主播,电视主持人。爱朗读、爱生活的新手妈咪。给声音一点时间,给生活一点色彩。微信公众号:有趣的恩恩麻麻。

学习了今日共读,你收获了哪些?你想做出哪些改变?强烈建议书友们将今天的学习心得分享至下方评论,与书友们一起交流,共同进步!书友们的每一条评论,有书都能够看到,并且尽量地去给您回复!

热门评论

头像

海洋之心

2018-08-24 06:58:39 0 19

我们阻止不了已经生成的阴暗,但可以重新接受光明,心灵的惩罚才是最痛苦的煎熬。

头像

王成民

2018-08-24 08:09:51 0 11

我们阻止不了已经生成的阴暗,但可以重新接受光明。在伤害别人的同时也伤害了自己

头像

鸣沙

2018-08-24 06:53:59 0 10

我们阻止不了已经生成的阴暗,但可以重新接受光明

头像

谭谭

2018-08-24 15:32:57 0 6

身体上的病痛不足挂齿,心灵上的愧疚不安,才是对他的惩罚。

头像

丑娃八斗

2018-08-26 15:25:55 0 4

“自尊”与“清高”使得他可以为自己所有的言行赋予正大光明的“理由”,偏执的人生观毁人于无形,可是这一切又是怎么生根发芽的呢?这大概得从男主从小的生活境遇中去探究。

头像

李培培

2018-08-24 07:29:37 0 4

身体上的伤口可以治愈,心里或精神上的伤口可能会永久地留在那,难以愈合。